记者 | 饶文怡

金立破产拉锯战有了新的进展。

4月2日下午15点,金立的第一次全体债权人会议召开。界面新闻从一位参与了会议的债权人处了解到,本次会议主要围绕着金立集团的财产管理方案、财产变价方案、选举债权人委员会三大议案进行讨论。

金立集团的两家财产管理人深圳市正源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与深圳市中天正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下称“正源清算”以及“中天正清算”)主持了这次会议,总共有347家债权人参加了这次会议。

资产报告显示,经审定后,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债权总额约为173.6亿元。

在最后的表决环节中,财产管理方案得到了192票同意票,占比为63.37%,得到通过;财产变价方案得到了195票同意票,占比为64.36%,得到通过;关于选举债权人委员会的议案得到了180票同意票,占比为59.41%,但由于这部分债权人的债券总金额只有50多亿,占总负债的比重不超过50%,因此不被通过。

这三项决议中,财产管理方案主要针对的是,金立公司管理人如何对金立公司的资产进行管理;财产变价方案主要针对的是,金立公司管理人如何裁定金立公司资产的价值;关于选举债权人委员会的议案则是提议设立债权人委员会,保障全体债权人的利益。

【独家】金立全体债权人会议召开:财产管理方案被通过,但供应商们还有不同意见

界面新闻了解到,这三个方案大部分得到了银行机构等大额债权人的同意,然而以供应商为代表的中小债权人依然对这些决议有不同意见。

一位参与了决议表决的中小债权人代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第一项和第三项决议引发的争议较大:“第一项决议中提到了金立公司的资产范围,但是目前还有很多资产的归属还不明确,刘立荣等管理层是否有转移资产还没有被查清楚,因此资产可能列举不全;第三项决议中选出的债权人代表,债权数额过低,也不能完全代表所有债权人的利益。”

在债权人会议上,部分债权人就上述两个问题也向金立公司管理人提出了上述疑问,但并没有得到回应。

“今天的会就是要向债权人出示金立公司资产、债权等方面的审计报告,让债权人确认是否属实,但是就我们关心的这些问题都没有解答。”上述债权人认为,这次会议并没有解决困扰部分债权人的核心问题,“像走过场一样”。

从年初开始,部分金立的供应商代表已经向有关政府部门递交了一封请愿书,希望能够在金立清算或者重整的过程中得到解决有关金立资产管理的几个核心问题,当中包括:

  • 此前南粤银行的股权转让公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金立的净资产为68.12亿元;但在2018年11月的债权人会议上,对外披露的资产数据净负债175.47亿元;要求金立方面解释当中243.59亿元资金的具体去向。
  • 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由于赌博输掉十几亿元;怀疑金立集团债务危机与刘立荣擅自转移金立集团资产有重大关系,希望予以彻查。
  • 在金立资金危机爆发后,金立集团名下的深圳市金立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立投资”)进行了工商变更,与金立集团进行了剥离;要求对金立集团名下的资产进行重新梳理,予以依法审计。
  • 东莞市金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是刘立荣与金立集团其他股东、高管开设的公司,同时也是金立集团的供应商,据供应商了解,2018年底,金众电子进行了8000万元的分红;要求对此进行清查,并且追复相关款项。
  • 要求清查刘立荣及财务负责人何大兵的个人与公司帐务往来。
  • 追讨2017年以前,数额巨大的金立渠道商应收账款。
  • 要求将位于东莞的金立工业园其中估值近10亿元的设备资产列入到金立资产清算或重组的清单中。

在财产管理方案和财产变价方案得到通过之后,金立公司管理人的下一步也许就是推进金立的破产程序继续前进。但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中小债权人和金立之间的问题还未能得到妥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