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歌剧,掀开日本歌剧走向世界的新篇章

时间:2019-09-12 12:00:01 来源:爱心公益网 当前位置:大亚博app下载彩金大全说教育 > 亚博体育2018网址 > 手机阅读
这部歌剧,掀开日本歌剧走向世界的新篇章

《紫苑物语》剧照(寺司正彦/摄)

文 | 唐若甫

2月17日,东京新国立剧场迎来一部重量级的世界首演歌剧。西村朗作曲的《紫苑物语》是大野和士2018年末出任剧场音乐总监后在任内推出的第一部新作。无论是当事人还是音乐界,都把这部歌剧的诞生看作是日本歌剧走向世界舞台的全新篇章。

划时代的全球首演

这部歌剧,掀开日本歌剧走向世界的新篇章

《紫苑物语》剧照(寺司正彦/摄)

2月19日,由新国立剧场委约的歌剧《紫苑物语》迎来首演轮的第二场演出。当天下午,虽然离晚上歌剧开演尚有3小时,但位于东京初台的东京新国立剧场人声鼎沸,许多身着时髦或学生装的女生把大堂挤得水泄不通。一位工作人员向媒体团透露,原来这是因为当天下午在中剧场有一部人气男演员参演的戏剧,故而吸引到大批少女仰慕者。此情此景不禁让人联想起由郑云龙出演的摇滚音乐剧《谋杀歌谣》一票难求的盛况。

当晚演出的《紫苑物语》在可以容纳1800多人的大剧场进行,首演轮从2月17日的世界首演开始演出四场。这一演出创下东京新国立剧场的诸多第一,比如第一次使用英文字幕,第一次当代歌剧一连演四场,第一次邀请国际乐评人组团观摩。在这些“第一次”背后是日本政府大力推动日本文化走向世界的投入,也是东京新国立剧场希望歌剧走出去的具体实施。

得到日本文化厅后援并享受特殊项目经费补助的《紫苑物语》之所以如此引得关注并在创意阶段便获得剧场垂青,首先是因为原着。原着作者石川淳在“二战”前是日本知名左翼作家,战争期间看到残酷现实并停止创作,战争结束后沉寂十年之久,第一部复出之作便是历史小说《紫苑物语》,讲述的是武士时代的诗人宗赖受心魔肆虐,杀人成性,最后与万物同归于尽的故事。这部原着在日本享有至高威望,符合日本歌剧改编名着的偏爱。

这部歌剧,掀开日本歌剧走向世界的新篇章

《紫苑物语》剧照(寺司正彦/摄)

第二是传统故事的借古喻今。歌剧到处充满着二元论——文与武的矛盾、理性与疯狂的挣扎、自我与心魔的斗争、人与自然的对抗,犹如埃德加·爱伦坡《威廉·威尔逊》主人公的镜像,贯穿在歌剧中。大野和士在分析歌剧选题时强调,基于传统题材的当代歌剧能与如今的听众产生共鸣,而在这部歌剧中,共鸣更多体现在二元论构成的对比中:“有人说‘二战’后日本获得了民主,战后十年也是日本经济迎来高速发展的开端。但石川淳觉得这不是纯粹的民主,而是一种错觉。于是我主张把原着写成歌剧,表达传统的美学遇见当下的疯狂。”这是一部具有反战情结的歌剧。

其三是主创团队实力高强。作曲西村朗是日本当今与细川俊夫齐名并同辈的两大作品巨擘之一;导演笈田胜宏是国宝级演员,他在日本出生,巴黎长大,与彼得·布鲁克是同事,作为歌剧导演曾经执导过《彼得·格莱姆》和《蝴蝶夫人》等,虽然风光遍布欧洲歌剧院但却从未在老家导演过歌剧。英国服化及德国的灯光设计组成国际团队,但又不失笈田胜宏标志性风格。

其四,这是大野和士去年年末出任音乐总监后东京新国立剧场推出的首部委约新作,基于剧场的旗舰级表率作用,可以说是为日本歌剧今后的发展之路定下基调,也在向前辈的伟大杰作致敬。从首演本身亦可看出大野和士在比利时皇家剧院及法国里昂歌剧院担任总监长久形成的审美概念,音乐总体来说偏向于德国表现主义。

日语和音乐需高度结合

这部歌剧,掀开日本歌剧走向世界的新篇章

大野和士接受国际媒体群访。 (唐若甫/摄)

“一百年来,日本作曲家前仆后继地写了很多歌剧,但少有能获得世界认可。部分原因是大量作品模仿新浪漫主义风格,虽然取材于日本古老故事却没有把过去和当下结合起来,早期作品都是以意大利美声唱法演唱,没有把日语和音乐结合起来。”在大野和士眼中,典范的日本歌剧应当是以日本的方式而不是以浪漫主义的方式唱出的日本歌剧,而至于音乐风格则不必千篇一律。类似的正面例子包括黛敏郎作于1976年、用德语演唱的歌剧《金阁寺》,以及欧洲闻名的细川俊夫《松风》。西村朗在音乐上使用了蒙古呼麦、五声音阶结合无调性等,以尽可能宽泛的声音从多种表现手法呈现现代艺术,只有在调性上的标签化处理,没有对民族音乐的直接引用。

在配器上,乐池里的交响乐团使用了一些日本传统打击乐器,在演奏技法上参考了艺伎表演。“一部好的日本歌剧的音乐语汇并不是亚洲或者欧洲的,而是全世界的、中立的、符合人性的,有属于日本自己的风格。”大野和士说。

为确保各方面的高度结合,2016年大野和士便与脚本作者及作曲家讨论歌剧创作,创作班底经过两年半的努力完成《紫苑物语》。演出前4周开始排练童声和成人合唱团,歌唱家和声乐指导的排练开始得更早。演出前两周,戏剧指导进驻说戏,与此同时大野和士指挥自己担任总监的东京都交响乐团排练。东京都交响乐团是一支活跃于音乐厅舞台的乐团,以演出管弦乐为主,很少接触歌剧。他说道:“在合成时,我要求乐团学会聆听歌唱家及合唱团。有一些二重唱和四重唱非常难处理和保持平衡。作为歌剧乐团,不仅要雄辩,更要发出像皮肤一样包裹着音乐血肉一样自然的声音。”合成后,作曲家对总谱作了少许更改。

作为委约方,东京新国立剧场提供围绕市场营销和排练合成的全方位保障。据剧场执行总监村田直树介绍,过去新国立剧场也演日本歌剧,但较多使用中剧场,因为不确定有多少听众,直到最近才把日本歌剧移到大剧场,但一轮至多演出三场,这番演出四场,也算是知难而上。剧场高层每周都有管理团队例会,会上营销总监会展示预期销量和实际销量,极富挑战。“好在大野和士愿意亲自上阵推广歌剧,最后票房达到预期值,首演夜后的三场售出九成票。”村田直树说道,“对于当代歌剧这是难以想象的,这与培养听众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进校园和走出去

东京新国立剧场2017年演出了25部日本歌剧,2018年为18部,委约基本为每年一部。剧场55%至60%的预算来自中央财政拨款,15%至20%来自票房收入,10%来自场地租赁,4%至5%来自私人捐赠。虽然政府的拨款连年减少但还是占据大头,不过剧场十分明白扩大票房收入的意义,也就是拓宽受众,为此从三方面下手:培养下一代兴趣、海外听众请进来、日本歌剧走出去。

为求吸引年轻人,日本教育要求学校在音乐课上教授歌剧。此外,日本文化厅每年拨款给6家国家级剧场,请他们进校园,主要是走进小学和中学演出。新国立剧场自有合唱团拥有70名成员,其中30至40人是在编在职员工,需要参加进校园巡演,每场演出耗时1.5小时,其中展演的歌剧精华,学生往往很喜欢。剧场每年在暑假开始前会有专门针对高中生的歌剧演出,推出脍炙人口的歌剧如《托斯卡》《蝴蝶夫人》以及日本歌剧。

平日的歌剧演出,最贵的票价高达2万至3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300至2000元),但学生场演出的票才2300日元(约合人民币26元)。学生专场演出,新国立剧场还与日本电子元件厂罗姆赞助的京都罗姆剧院合作,组织两到三天专门针对高中生的巡演。

推出英文字幕无疑是为了吸引外国观光客进入歌剧院观摩演出。随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迫在眉睫,新国立剧场正在积极应对,希望趁此机会尽享奥运人口福利。比如剧场会在2020年8月中旬也就是奥运会和特奥会间隙一共10天的空档,用舞台上的机器人和童声合唱团合作演出一部全新委约的歌剧,思考人类和人工智能的共存关系。

第三方面便是“走出去”。大野和士到任的第一年许下最大的愿望便是让日本歌剧走向世界,比如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或伦敦科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听到日本歌剧。以《紫苑物语》为契机,创作团队正在准备英文版歌剧以期在国外的当代音乐节或推出国外歌唱家也可以演唱的英语版。日本广播公司NHK全程录制了首演轮演出,3月下旬在卫星电视台足本播放,以期获得更为广泛的国际受众。剧场每场也都做单独的录像,配以英文字幕,希望在国外电影院里播放高清歌剧电影。联合委约和制作是另一个方向,大野和士透露即将由一位生活在伦敦的日本作曲家和一位美国的女导演也是音乐节总监合作,以这种组合打造一部委约歌剧。

大野和士还提到了泛太平洋歌剧联盟的设想,他说:“亚太地区的时差可以忽略不计,日本、韩国、中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歌剧生态圈,实现基本零时差的人才交流和剧目交换。”以跨国的行业协会而不仅仅是制作单位的名义实现歌剧走出去,也许是全新思路。

- THE END -

欢迎关注《音乐周报》

快手、抖音账号

近期热门文章

《音乐周报》@你!快来说出你和《音乐周报》的故事…

她几十年如一日,在看似平凡的“钢伴”岗位上不断精进 | 人物

音乐教师有哪些隐性负担? | 争鸣

张国勇:学指挥,我容易吗?

足不出户,跟世界排名前30音乐院校导师直接上课

北京合唱节5月开幕,音乐周报与北京音乐家协会邀全国合唱团晋京展演

订阅2019年《音乐周报》,戳这里!

快收藏!改革开放“40载·40歌”完整版来了

潮·涌 | 改革开放40年之“十大古典音乐事件”

民族管弦乐队座位究竟怎么排?

唱合唱,你的声音“炸”吗?

Q:想订阅《音乐周报》?

A:请进入“音乐周报”微信公众号,点击下拉菜单“订阅报纸”。

Q:想投稿?

A:发这里 yyzb1979@163.com

Q:想合作?

A:请点击下拉菜单“广告合作”。

旅游本月排行

旅游精选